And in my dreams, I meet the ghosts of all the people who’ve come and gone

在梦中又遇见那些来了又走的人

-High Hopes , KODALINE

本地的高中,所谓的重点班是提前开始上课的,很早。中考考完以后,便离开了那条老街,搬到了市东郊区的一个安静的角落。从此每天便早早起床,晚上很晚回家。

7月末八月初,从日照回来之后,晚上便去十楼的机房呆着。每天在机房颓废,刷题,吃外面小摊上的煎饼果子。偶尔写一些博客。有时候和学长一起打一打模拟赛,联机颓一会游戏,学习一些新的知识。

晚上回家会晚半个小时,学校里寂静的一片,只剩下我们几个人。骑车骑在路上,几乎没有什么人了,昏黄的街灯把已经不那么绿的树叶的影子投在沥青的马路上,市郊灯光很暗,晚上回家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,南面是发紫的天空,北面有闪烁不定的大熊星座。有时不自觉的想起⌈Ghost Stories⌋里面几首歌的旋律。

夜晚清新又寂静,想起那条老街,那家奶茶店,还有斑驳树叶影子和黄色白色灯光交错投下的人行道。

八月底的考试炸上了天,被班主任叫去谈话。心态比较爆炸,每天翻来覆去的想,在纠结。

大概我是属于那种比较在意的人吧,高一入学,想当然的认为一切都要完美的对待,可现实总是这么残酷。

每一天都在想,军训过的也挺纠结。没事就在塑胶跑道上面发呆,垂头丧气。果然各类活动和评优都没有我,淡淡的就回家了,放假了。

军训完回家的那一个下午倒头便睡,好久没有睡过那么长时间了。不知怎的,上了高一之后,就很少做梦了。这次却梦见了许多小学和初一做梦会梦到的东西,无声的,只有画面,也很像⌈盗梦空间⌋里所说的,记不清楚为什么就到了那个地方。

梦见了实验中学一直在现在第一实验小学的操场上,还是小学时代梦到过的,满地土渣,长着半米多高的草,南面长满参天大树的那个像工地一样的操场。南面入口还是被破败的砖墙和生着褐绣的绿皮铁丝网包围了起来。只有一座11层高的教学楼。走廊像那些快捷酒店,狭小无窗,结构错综复杂,走廊之间斜斜的交错着。没有想到教室,我在暖黄色的走廊中一直寻找着什么。进了数个洗手间、电梯,却又一直没有停下来,直到在一个东西向的走廊里看见淡黄色的墙上挂着几幅卫星全景图,才反应过来,这是一小的后操场,可东面又是潍河大堤。

还是那个熟悉的操场,好像在里面走,又好像在外面,从东面沿着一条坑坑洼洼,满是车辙和花花绿绿的塑料袋、垃圾的土路,骑着山地车,从位于东面的实验中学过来。还有那个熟悉的人,站在布满垃圾的大门口前,却永远看不清楚她的脸。

接着又是一个黑夜,在一条没有街灯的,四周布满了高高的树的沥青路上骑着山地车。前方,地面微微向上倾斜,好似这属于潍河大堤附近的一条路。后面有一个模模糊糊的骑着山地车的人影。好似我前面有一个减速带,我就从路的左面绕了过去。

下意识回头一看,居然是蔺神,还是穿着那身军训服,帽子遮住了上半张脸,露出那种惯常的不屑的神情,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..

醒来已经是四点多了,既然是放假,不如放纵一下自已,去实验中学看看吧。大概,还有陪我长大的,生活了七年的老街?

为什么叫它老街,可能是因为它西面,发生了太多的故事了。

分类: OI Life

1 条评论

rubik · 2017年9月2日 22:14

你的文字有些悲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