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目录[隐藏]

多少次祈愿就有多少次祝福,多少次思念就有多少次分别。

总有人进队,也总有人退役;总有人前行,也总有人回首。


Day 0

APIO结束后在火车站碰到了rqy和zyb等高一神仙,还有wfyz和ytez的各位大爷。他们都订到了十点钟的火车票。

我订晚了,只好选了十一点多的车。在群里喊了一句发现dzm也坐这趟车。

和zzy碰头买上午饭之后就去找dzm面基。惊喜的发现在一个车厢。打开电脑写了几段前天的Div3就检票了,于是从北京坐车到了济南。

期间一直在水群。大家好像基本都在15车厢,不过可能不是一趟车罢了。

 

大家在济南都订好了金鲁班酒店的房间。紧接着又是我们订晚了到了文博苑。

这地方原先是一个党员培训基地,后来经过改造成了酒店+宾馆。我们和qdez的就住这儿。空调是废的,房间温度一直是27°左右。

不过发现酒店给了一碟黄瓜味的薯片,很有意思。

进进出出多次碰到zyb大佬,他太强了。

 

去试机。路上胡思乱想,如果我旁边是rqy那不是完蛋了。

这啥地方啊……怎么在山上啊……我天哪这啥破地方。

就不能是学校机房么。

打了个横幅“热烈欢迎全省编程高手”,我心想我还是别进去算了。

抽座位号。先看一眼rqy,嗯好,他在68号。

咦 不妙!完了!我的纸条写了69号。

完了完了完了。美梦成真。

进去看看机房。好小啊,这么挤,鼠标键盘还是勉强塞开的,根本没空间放演算纸。

好像屏幕也隔着好近。不过就这么点地方,也就这样了吧。

回去的一路都在吐槽rqy坐我旁边这事。大家表示非常同情。

 

晚饭也在文博苑吃。大概由于历史原因,平常来这里吃饭的党政人员比较多。由于这样的原因这边的菜也很贵。在群里吐槽了一句就没什么了。

 

试机。敲完签到LCT,签到Dinic,签到线段树就没啥了。rqy没来,听说是提早试完回去了。

 

晚上日常水群+毒奶+瞎看看板子。在APIO最后一天就开始Windows的网络出现了某种故障,重启,重装驱动也不灵。被逼无奈换到Elementary;然后切完了Div3并打完了主席树板。

逛知乎,睡觉。


Day 1

早起,吃饭。文博苑的自助餐还是很妙的。挺合算(虽然怕胃受不了没敢多吃

但是豆花很难吃。不加调料味道都不正常,太咸了。

跑去考场,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。于是马上进场。

迅速打好快读。然后建好文件夹 装好Notepad++开始坐等发密码。

今年好良心啊,C++11 ,O2,Lemon,开栈,还提供三个编辑器。

密码是We_cannot_live_without_our_red_sun_Claris,全场都笑了。

然后开始看题。

T1我的天,这啥。计算几何?不可做不可做,弃了弃了。

T2这啥?点双啊。刚考完APIO当然全世界都会点双啦。写写写,迅速调过点双。

搞一波 |S|=2 的分。感觉有可能推出正解并且我猜正解可能是LCT,我就写了颗LCT维护链上AP个数。

事实证明我是错的。到了最后的时候突然想到还下发了大样例,赶紧拿出来测了一波。

结果fc了一下多处不匹配,总是多1

后悔。早知道写个树上差分就完了。干嘛这么费劲。事实证明std又不和LCT沾边。

T3推一波式子。我猜有三种构造方法,一种是回文,一种是 串+反串+一段单独的回文,还有一种和第二种反着。后面又判掉了几种重复情况。事实证明我还是判少了,算出来的答案总是多很多。

rqy在一边也在大力推式子。考完问了一下,rqy推了容斥,好像也不对。

 

就交了一个错的T2部分分。T2的subtask1我还没打出来。后来听完讲课发现确实不会。

中午回酒店点了份外卖,吃了就回去听讲课了。

T1就是个毒瘤卡精度的计算几何,T2是点双+虚树;T3是循环节+容斥计数。

 

……不会计算几何好崩溃啊

下午又看了一遍《醉乡民谣》,然后逛了逛知乎。晚上打了会mc5,练了会手速,就睡了。

反正从Day1看,背板也没用的。


Day 2

早起,吃饭,收拾东西。

拖拉了一会,我到的时候基本都进场了。

T2一眼弃,T3两眼先撂着。T1看起来很可做。

想了1h,不会。

第一部分分想到了树上莫队,但我不会树上莫队。

第二部分分想到了线段树求一下,可惜不对。

无论如何先写个树剖,说不定能做subtask1

T2瞎推一推式子,并没有推对。写了个 O(n^2) 暴力没调出来弃了。

滚去看T3,发现有某种神奇的依赖关系。把我的表述换一下就是树结构,可惜并没有意识到。

其他部分都想到了。如果知道是棵树,我就会直接上树DP了。

其实这题并不难,只是放在这个微妙的位置很容易让人直接弃掉。于是我就弃了。

最后实在写不动了,都快要弃疗了,于是滚去写了个我出的一道题的标程。然后颓废纸牌直到考试结束。

 

期间看rqy全程气定神闲,按几下键盘,切完一题还玩一会小游戏。太轻松了。

当然,他写了200。太神了,今天的标准分。

高一碾高二,真是活久见。

 

在考场外面吃完外卖就讲题了,讲题的过程中我前面的tzt大爷get到了成绩。感觉很奇妙。

别的还行,T1全程懵逼

出去赶紧问Yansir成绩,zzy rk10稳进B,zzy强啊。


结束了。没到面试线的都陆陆续续离开了。剩下一群人焦急的等着面试。

省选季一直在下雨,这两天也下了不小的雨。

大家默默的散了。群里聊着,慢慢的变安静了。

总有人进队,也总有人退役;总有人前行,也总有人回首。

多少次祈愿就有多少次祝福,多少次思念就有多少次分别。

多少次分别就有多少次眼泪,多少次回忆就有多少次感动。

地球转啊转,雨水流啊流。挡不住的,该离开的,还是要狠下心离开。

慢慢的学会了接受,目睹着大家失望之后默默离去。

退役很沉重,说简单也简单,只有一场考试的功夫,也或许是评测进度条上的几个像素,考试结束后的几秒。

想到无约裸考,文化课落后,失去竞赛生活的空虚感,发现竟然不知道如果退役的是自己,之后该怎么做。

又看到群里的记录,忽然很钦佩各位学长的勇气。至少大家都会站出来去面对,而我现在做不到。


无论如何,我都为你祈愿,希望你能得到祝福,希望分别之后,回忆起当年,能有些许感动。

希望我们都能不再流泪,变得坚强。

希望我们能在接下来的路途上坚定的走下去。

希望你的征程还是星辰大海。

分类: OI Life

2 条评论

LHHH · 2018年5月20日 18:15

希望多年以后,仍能眉眼如初,岁月如故

officeyutong · 2018年6月13日 23:11

加油qwq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